名端句子迷网(www.mingduan.net)一个高品质句子大全网站,分享各种唯美的句子、诗词名句、人生感悟、名人名言、经典语录等,是您最佳的句子摘抄本。

黄逸梵爱过那么多男人,却不曾爱过张爱玲

分类:唯美句子浏览量:13发布于:2周前 作者:句子迷

  张爱玲曾说:“女人这一辈子,讲的是男人,念的是男人,怨的是男人。”

  张迷容易被迷惑,以为伤张爱玲最深的都是男人。

  其实,伤她至深的,一个是初恋胡兰成,另一个是她的妈妈黄逸梵。

  张爱玲恨她妈妈到怎样的程度呢?她妈妈临终前,希望能见上她最后一面。她冷漠拒绝。

  02

  张爱玲的妈妈出生不凡。祖父黄翼升是李鸿章的副手。但她是姨太太生的遗腹子,同时出生的还有龙凤胎弟弟。虽然生在豪门,但童年不幸福,致使她对亲情很淡漠。

  22岁时,黄逸梵和张志沂结婚,郎才女貌。婚后生下张爱玲、张子静一女一儿,看起来很美满。

  但黄逸梵是新潮女性,张志沂是旧式遗少。婚后两个人简直是两个世界的,总是不断争吵。

  婚姻生活不如意,一气之下,不顾一双儿女,就撺掇小姑子一起出门远行,漂洋过海去求学。

image.png

  03

  黄逸梵出国那一年,张爱玲4岁,一去四年。

  育儿研究表明,0-6岁是小孩的情感依恋期、人格初步形成期。这个时候最需要父母的关注和陪伴。张爱玲最需要的陪伴的时候,黄逸梵并不在。

  如果黄逸梵一直不在,估计张爱玲对母亲的态度,也如对父亲一般漠然。

  可是,她回来了,就在张爱玲8岁时。

  8岁是孩子刚刚对周围事物有深刻记忆的时候,黄逸梵回国的时间把握得刚刚好。而且,她还给女儿带来一段短暂的快乐时光。

  黄逸梵一回来,就像一道阳光照进了张家。

  原来打了过度吗啡,就快死了的张父决心痛改前非,去医院治疗。

  随后,一家搬到一所新的花园洋房里。家里有狗,有花,有童话书。

  家里一切都是新的,黄逸梵给小朋友小权利,可以选择墙壁该刷什么颜色。

  张爱玲想把墙壁粉刷成橙红色,妈妈告诉她:“背景不要涂红色,红色太近在眼前,没有距离感。”

  可是小女孩张爱玲还是乐呵呵地把房间涂成橙红色,不仅涂了自己的,还涂了弟弟的。

  张爱玲《私语》里写到自己喜欢橙红色那种温暖而亲近的感觉。就连蓝椅配上旧的玫瑰红地毯,不搭调,也觉得分外好看。

  张爱玲从小审美天分极高,很多文集均由自己配图。

  她当然知道这些大红大紫的搭配不符合审美,但只有这些温暖、热闹的颜色可以表达这种久违的快乐。

  04

  海子有句诗这样写:“写信给每一个爱我的人,告诉他们我的幸福。”

  当年刚收获这种久违幸福的小女孩张爱玲就是这样。《私语》里这样记录:

  “我写信给天津的一个玩伴,描写我们的新屋,写了三张信纸,还画了图样。没得到回信——那样的粗俗的夸耀,任是谁也要讨厌罢?”

  她实在太享受这种有妈妈在、一家其乐融融的、温暖而亲近的感觉了。

image.png

  儿时的张爱玲

  05

  黄逸梵是留过洋的新女性,特别爱看书,尤其喜欢上厕所时看书。

  家里订《小说月报》,杂志每月寄到了,便成了厕所读物。

  某天黄逸梵读到老舍的《二马》时,忍不住坐在抽水马桶上,一面笑,一面读出来。厕所门外的女儿,也禁不住咳咳咳地笑了起来。

  就是那一瞬间,从小聚少离多的生疏母女有了心灵的共鸣。

  张爱玲是一个蛮偏执又蛮专一的人。多年以后,看过老舍的其他作品,也承认老舍的《离婚》、《火车》都写得比《二马》好,但她偏偏就最喜欢老舍的《二马》。

  很明显,她喜欢的不是老舍的《二马》,而是因为妈妈读过《二马》。

  06

  张爱玲的妈妈不是传统的贤妻良母,但是一个教育理念非常超前的妈妈。

  今天我们流行亲子共读一本书,早在八九十年前,她就先实行了。

  某天,张妈妈带爱玲两姐弟读书,刚巧翻到书里夹着一朵花,她便顺势给孩子们谈起她的历史。没想到,爱玲听着听着竟然掉下泪来。

  张妈妈敏感地察觉了爱玲的变化,对着弟弟说:“你看姐姐不是为了吃不到糖而哭的。”表扬她强烈的感知力和同理心。

  结果,张爱玲被夸得高兴了,眼泪就干,还因此很不好意思。

  “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”是张爱玲写给胡兰成的告白,张爱玲一生最珍惜懂得。要爱她,必须先懂她。对于爱情如此,亲情也一样。

  年少时眼泪一干会不好意思,也许是敏感的心思被妈妈懂得,太珍惜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。怕自己破涕为笑,会辜负了妈妈的过誉。

  太在意,就会小心翼翼。张爱玲很在意她妈妈的看法。

  07

  好景不长,张爱玲父母离婚。妈妈又漂洋过海去留学,留张爱玲姐弟跟父亲生活。

  等到张妈妈再回国,又十年八年过去了。

  终有一晚,爱玲受不住父亲和继母的虐待,带着疟疾逃跑出来。

  她那时带着母亲当年给她的温暖和光亮,以为到了妈妈怀里,日子就又会明朗起来。

  只可惜,她母亲冷冷地给她两个选择:一是拿着一小笔钱去读书,二是嫁人。学霸张爱玲选了第一条路。

image.png

  08

  选择读书,没有经济来源,就得伸手向母亲要钱。

  张爱玲曾经坦言:“问母亲要钱,起初是亲切有味的事,因为我一直是用一种罗曼蒂克的爱来爱着我母亲的。

  可是后来,在她的窘境中三天两天伸手问她拿钱,为她的脾气磨难着,为自己的忘恩负义磨难着,那些琐屑的难堪,一点点的毁了我的爱。”

  当时战争爆发,上海物价飞涨,黄逸梵没有收入,靠祖上遗产生活,又爱打牌。张爱玲问她拿钱,常常要忍受她阴阳怪气的谩骂。

  张爱玲在《私语》里提到:“看得出母亲是为我牺牲了许多,而且一直在怀疑着我是否值得这些牺牲。”“母亲的家,不复是柔和的了。”“母亲的钱无论如何我是要还的。”

  有人说,爱的标准有很多个,花钱肯定是其中一条。如果一个人有一千万,给你买9999玫瑰,另一个有十块钱,给你9块,那后一个人更爱你。

  道理相似,张爱玲介意的怕不是妈妈给多少钱,而是她甘愿付出的尺度。女儿要的不是钱,是妈妈给钱的爽快,是足够的安全感。

image.png

  09

  比起钱,更让张爱玲心寒是妈妈不信任她。

  张爱玲妈妈临终时,希望她能去见上最后一面。她断然拒绝,毫不留情。让人匪夷所思。真是因为妈妈从前克扣她那点钱,怕不至于。

  直到自传体小说《小团圆》、《雷峰塔》、《易经》相继面世,疑团总算解开。

  三部小说各抖包袱,一起对读才发现,故事原来是这样的:

  张爱玲在香港读书时,她妈妈不管她暑假期间的食宿问题。爱玲体恤妈妈生活不易,把手头的800元奖金上交。结果,妈妈转头就把女儿的奖金输在牌桌上。

  不仅如此,还在牌桌上怀疑“奖金”的来源:是否女儿和历史老师私通获得的“劳务费”?

  母亲一面催促她亲自前往老师住处道谢,另一面真当女儿洗澡时闯入浴室,检查她是不是处女。

  《易经》中,杨露(原型:张母)说:“我知道你爸爸伤了你的心,可是你知道我不一样。从你小时候,我就跟你讲道理。”而琵琶(原型:张爱玲)只是大喊:不!

  琵琶的独白却是:爸爸没伤过我的心,我从来没有爱过他。还有没有说出口的,可你不一样。但你比他还过分。

  比起不给钱,不被信任,对张爱玲才是致命的伤害。

  比起父亲的漠然,母亲曾经的爱和懂得如今变得信任全无,才是张爱玲无情的根源。

阅读本文的人,还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