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端句子迷网(www.mingduan.net)一个高品质句子大全网站,分享各种唯美的句子、诗词名句、人生感悟、名人名言、经典语录等,是您最佳的句子摘抄本。

兖国公主——一个爱上宦官的大宋公主

分类:唯美句子浏览量:10发布于:1周前 作者:句子迷

  我们知道,宋仁宗的子嗣非常不旺,几个皇子先后早夭,导致最终收自己的侄子为养子并继承了皇位,而仁宗皇帝的的十四个公主存活下来的也不多,长女兖国公主便是其中为数不多能够长大成人并且出嫁的公主。

  兖国公主(1038年-1071年),是宋仁宗的庶长女,初封福康公主,又晋封为兖国公主。自幼精警聪慧,性格孝顺体贴,很讨仁宗喜爱。某次仁宗得病几乎不起,公主侍奉左右精心照料,极尽孝道,甚至赤足散发向天祷告,愿以身代替父亲,不久仁宗果然病愈,对这个女儿更为宠爱。

image.png

  公主长大后,仁宗开始为其挑选夫家。念及自己的生母李宸妃,生时默默于后宫,未能享受一天太后的尊养,心中常常感到愧欠,于是在“狸猫换太子”把持朝政的刘太后逝世后,将舅舅李用和升官加爵厚加赏赐,褒宠特厚以平心意。这次,仁宗又决定将自己宠爱的大女儿兖国公主,嫁给舅舅李用和的二儿子李玮为妻。驸马李玮当时已经累官濮州团练使,史书记载称其喜欢吟诗,才思敏捷,并能章草、飞白、散隶。仁宗爱其多才,才决定将宝贝女儿嫁给他,亲上加亲。但仁宗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貌似双赢的决定带给公主和李玮的只能是一段失败的婚姻。

image.png

  李玮的父亲也就是仁宗的舅舅李用和,少年穷困,在京城中“凿纸钱为业”,(小编小的时候还记得有这个行业,拿模子嵌在麻纸上,一锤子下去凿出一摞圆形方孔的纸钱)后来被刘太后赏了个低微军职,才免除了砸冥币的低下营生。李玮出生在李用和未发迹时,身上平民气味儿太重,又加之容貌平常生性木讷,年岁又比公主大的多,显得很不起眼。家事腾达后,虽然努力访学研习书法,力求在京师贵人中占有一席,但贵族的气质并非一朝一时可以养成,其村野质朴的本性使得公主自嫁入李府之后,对驸马失望至极,目之为庸奴。公主乳母韩氏及宅邸内臣恃公主而辱驸马,常常言语离间,更使得两人关系日渐恶化。李玮既然不为公主所喜,只一味的大造府邸交游士流以抬高自己身份,将公主晾在宅中不理不问,使得公主的婚后生活更加苦闷了无意趣。她对这个市井出身毫无贵族气质的丈夫缺失好感,又不能违拗父皇的命令离婚再适,每天都生活在苦恼与空虚中,渐渐的,她竟将自己的感情,寄托在了公主宅第的句当宦官梁怀吉身上。古代宦官在皇宫之内,有与宫人结为假夫妻的现象,但与公主相恋的记载还是闻所未闻。梁怀吉生长宫中,对皇家气派耳濡目染,养成的上流气质远非平民陡富的李玮可比,两人在府中日益亲密,关系暧昧不谨,屡有传言流出。李玮寡言懦弱,对公主这一行为隐忍不言。但他的生身母亲杨氏,却对此很是愤慨,老是监视公主与梁怀吉的举动,故意在二人之间做电灯泡阻止他们有私会的机会,婆媳之间的矛盾日益白热化,大变一触即发。

  image.png

  嘉祐五年(1060)九月的某个晚上,公主与梁怀吉夜间独处相对饮酒,把酒正欢言语情热之时,酒醉的公主无意间瞥见杨氏又在不远处偷窥二人,新仇旧怨拥在心头一时勃然大怒,乘着酒劲儿将杨氏一番打骂殴伤在地,随后更是撕下脸来与驸马大闹一通,深夜离家直往皇宫,一阵急叩敲开皇城门进宫中告状。第二天一早,宫门夜开的消息传遍京城,朝野哗然。按古制,深夜开启宫门乃是非常之举,除非事关社稷大事才能实行,这次却为公主轻启宫门,引得言官纷纷进谏,于是放公主进门的官员被治罪,李玮亦惶恐自劾,先被降官外任,不久又传令止罚铜三千斤,原官留京师。但事情迅速扩散发酵,台谏臣们纷纷上疏,请仁宗以祖宗家法戒饬公主,司马光更是连奏《论公主内宅状》及《正家札子》两疏,斥言公主“不更傅姆之严,未知失得之明。纵恣胸臆,无所畏惮,数违君父之命,陵蔑夫家,”应当予以责罚。而宦官梁怀吉更是“不自谨,过恶至大。罪恶山积,当伏重诛。”仁宗迫于群臣压力,责让公主后,又将公主宅邸内臣都监梁全一等人,并置远小处州府监管,梁怀吉则“配西京洒扫班,”罚做了巩义皇陵的清洁工,并规定今后派往公主宅中内臣,不准和驸马平起平坐没大没小。

image.png

  梁怀吉等人被责罚遣送后,公主恚怼,在宅中每天不是闹着要自尽,就是声言要放火烧光宅邸,其实就是以非常手段逼着宠爱自己的父皇把梁怀吉还给她。老赵家精神疾病的基因在此大显神威,公主闹腾的好似神经病发一般,让疼爱女儿的仁宗心软下来,害怕爱女不是给逼疯就是给逼死,于是不得已在一年后的嘉祐七年(1062)二月,又把梁怀吉召回了公主身边。这一次任由谏官司马光、傅尧俞等人苦苦进谏,皇帝为了女儿的幸福,也是避而不听了。但公主至此尚不罢休,她对李玮的恨意已经深入骨髓,不肯再与其同居中閤,只在客厅搭床宿寝,平日里更是疯疯癫癫状若狂易,好几次哭闹着要自杀,又嚷嚷着往门外乱跑想冲出公主府。公主的母亲苗贤妃眼看女儿如此境地,迁恨女婿李玮,和亲近宫人密谋后,指使亲信内臣王务滋往驸马府管句府事,想找到李玮犯错的过失以为借口杀他解恨。但李玮生性老实,凡事谨慎小心,王务滋始终找不到他的把柄,便回告苗贤妃等人说:只要得到皇上首肯,我一杯毒酒就能了结他的性命,何必如此费心找寻过失。苗贤妃等人向皇帝请求如其所请,仁宗虽然爱女,但思忖再三,在皇后和戚臣的劝谏下,又皆始终心怀母家无法下手,到了还是作罢。

1538102333240301.png

  李玮虽然保全了性命,但与公主的夫妻生活不能继续已成事实。三月初,李玮被贬知卫州,公主被召入宫中生活。李玮之兄李璋上表称李玮愚笨,配不上公主,乞赐离绝。仁宗应允后,在司马光的谏言下,褫降公主为沂国公主,同时赐李玮黄金二百两,安慰他说,“凡人富贵,亦不必为主婿也!”表达了自己的一份歉意。梁怀吉亦只被留在前省干活,不能继续服侍公主。八个月后也就是当年十一月,不知是因为公主离婚不大好听还是仁宗觉得亏欠舅家,亦或是公主终于在宫廷的压力下知道与梁的爱慕只能是一时的冲动,降为沂国公主的她又被进封为岐国公主,李玮官升一级,复为驸马都尉,两人官为复婚了。但此后,两人仍是各居府邸,少有往来。

阅读本文的人,还看了

猜你喜欢

最近更新

关注我们

qrcode

名端句子迷网是提供高品质句子的网站,这里为大家分享各种优美句子、诗词名句、名人名言、经典台词等,是您最佳的句子摘抄本。